那笔财

凌海历史解密网 2020-01-18 11:24:18

那笔财,那场爱(散文)

往事,大部分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拈不成形,唯有一两件却历历在目,宛如发生在昨天。

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先说那笔财。

那时爸妈在朱集街上开了个废品收购站。废品收购站每天所收的东西是很琐碎的,晚上需要一样一样整理归类。有天晚上,我和爸妈整理当天所收的废品,几个年幼的侄女在不远处翻看几鱼鳞袋子旧书。这些旧书都是些老古董有的磨损不堪,里面还发了霉,还有的似乎被水鬼翻过,书页粘连在一起打不开。我们计划最后整理这些书,看看其中有没有一些有价值的,倘若有那么一二本,那就等于撞上了运遗憾的是自开这个废品收购站以来,我们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好事。

钱,奶!”一侄女突然惊叫起来,其余几个也跟着叫起来:是哩,是哩,钱!”我们不明所以,连忙过去,我跑得最快,以为是谁掉的,想据为己有!到那一看,傻眼了—那可不是一两张,是一小片,花花绿绿的拽人的眼!都是侄女们翻弄出的。他们还在不停地翻弄,又有几张从书页中掉了下来!假的!”爸说,妈也跟着附和:假的!”我却从他们的眼中看到的是无限惊喜的光芒!几个侄女被不情愿地撵进屋里后,我们开始细致地翻弄起这些旧书来…

那天晚上,我们花费三个多小时,不仅把那些旧书,还把那天收的其余的书都翻弄了一遍!总共得了5288元—我儿发发”这可是个吉祥数字啊—尽是从那些旧书中翻出的,其余书中我们只翻出一张老黄解放车”旧式一分纸币我想这些钱应该是一位老人分开夹进这些旧书里的,因为都是些老版纸币:10元的,20元的和50元的。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怕把这些钱放在一块儿,被人拿了或自个忘了?不得而知。但他肯定老糊涂了,把这些钱忘了…

那天晚上,我很兴奋,觉得这笔意外之财是老天赐给我的—我儿发发吗!我做了一个甜蜜的梦:我买了一辆新摩托车,迎着风儿,载着小铃子,满世界地跑,许多美丽的花儿在我们身旁一闪即过…

第二天一起来,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妈讲了这个美梦。妈和我最有共同语言了,一般不会拂我的意。没想到这次她断然拒绝了:不行,这不是咱的钱,说了要把这钱退还人家!

啥?俺爸肯定是神经了!我惊叫到。

你这孩子,咋说话的?妈狠瞪了我一眼。

我气得扭头走了。

那几鱼鳞袋子旧书被无限期隔离起来,因为那天卖废品的实在太多了,对于它们的卖家,爸妈只有模糊的印象。靠它们,在我家废品收购站来往的人中,爸妈打听那个卖家,三个月未果,那个卖家似乎从人间蒸发了—我却是越发地高兴!这明摆着是老天赐给我的一笔财富吗—直到小铃子有一次到废品收购站找我玩,看见了这些书,事情才有了新的进展。

小铃子说,她见过这些书,知道那个卖家,就是她邻居刘睘叔,书是的,一个瘫老婆子,很独怪。我突然意识到我的新摩托车要飞了,瞪了她一眼:这事可不管胡编滥造啊?

小铃子接着对我爸妈说:不过,这个瘫老婆子三个月前死了,刘睘叔把母亲发殡后,也出外打工了,不知去了哪里。

爸妈最终上了刘睘,他说年关会回家。转瞬即到年关,当爸把那笔意外之财托给他时,他却哭了,我想当然认为他是得到一笔意外之财喜极而泣,这换上我也会兴奋得哭死!没想到他越哭越痛,鼻涕都擦不及!好容易哭完,竟说他也不该得到这笔意外之财!这钱应该是留给他哥的…

原来刘睘还有个叫刘符,在上海开有一家运输公司。听小铃子说,刘符有十年没回来了,甚至于死—他和母亲断绝了关系。原因就因为朱集街上的那家门面”一棵大摇钱树十年前他父亲临死时叮嘱,将来在她也不行时,把那家门面”无条件地遗留给他弟刘睘,而竟然点头了!

刘睘说,最近几年母亲很想他哥刘符,尤其是瘫这三年。打不上他,托人给他捎信,他也没回音。他哥是恨在心里了!

沉默。

好久,爸说话了,刘睘,我看就你该得这笔钱,其它我啥也不说,至少这几年你尽到一个男人做子女的了!

再说那场爱。

小铃子,是我当时认识的一位非常开朗活泼的姑娘,一胆子大,二不要脸她不仅会翻墙爬树,还会唱歌吹口琴捣台球。因为常和男孩子们玩,所以当时有许多女孩子都说她不要脸!

之所以叫小铃子,是因为她脖子里常戴着一个用细红线串着的小铃铛,小铃子说这是她小时候满月时妈妈给她戴上的,她从没取下过这铃铛,包括睡觉和洗澡时(这一点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因为这两个场景我都没见过)小铃子还说,在她初夜,她的那个他才有权利把小铃铛第一次取下。

我们认识后,听说她有小铃铛,觉的有意思,就和她玩笑—你属狗的!

你咋知道?她瞪着一双秀美的眼睛问。

只有狗才带这玩意儿!

她气得撵着我打。

小铃铛很神,小铃子让它响时她就响,不让它响,它一丝音儿都没有。小铃子说这是因为魂魄在里面!她很小就没了妈妈,三岁那年,妈妈和爸爸生了一场大气,喝农药死了!她先是和爸爸过,后来爸爸娶了后妈,待她很是不好,她就和爷爷奶奶过了,爷爷奶奶很疼她,由着她的性子长!

我们是在捣台球时认识的,都是高中毕业初下学。那时朱集街上还没有吧,台球厅聚集了许多帅哥靓妹。那几天捣台球时,我老是感觉有双眼睛在偷偷地注视我,于是决定逮个正着—

吗呢?老是偷看我!

她嘴一撇,嚷道:你不看我咋知道我看你?

说完更放肆地看我,脸上绽放着一丝红晕。

她秀发松散在胸前脸两侧,前额四六开,初开处头发少,显得前额略高,好在前额光洁平整,白如凝脂;脸圆润丰满,鼻翼微翘,一边一个涡儿;眼睛水汪汪,涌着股顽皮劲儿,那顽皮劲儿就像游动着的两尾金鱼儿,闪着波光。

我知道她对我有好感,就朝她做了个鬼脸。

你球捣的不错。她夸我。

承蒙夸奖,要不咱比划比划!”我毫不谦虚,带着股戏虐的酸羊肉味儿”根本没把一个女孩子看在眼里。

没想到她球捣的比我还要好,败了两局,第三局开始,我的手就出汗了,老是捣滑球,不过最终赢了。我知道是她让我的,在好感的基础上,又对她多了一层佩服。

就这样我们认识了,越交往越深,我教会了她吸烟喝酒,她教会了我唱歌吹口琴。

日子久了,我就想和她爱爱那时我十九岁,感觉自己就是一台憋足劲的发电机每天晚上光想找个地方发发电我想小铃子就是我发电的理想对象。但我不好意思给她明说,于是就试探她:我说小铃子啊,我想取下你的那个小铃铛细细看看…她一愣怔,脸刷地红了,低着头不言语。我从没见过她脸红,像枚山里红好看极了。我知道她默许了,于是就找地方,她家不用考虑;外面,我胆小,害怕被人撞见,尤其是警察。思来想去,觉得俺家的废品收购站最安全,那有两排房子,前排爸妈住着,后排我住着。我想这事爸妈肯定没意见,因为我和小玲子都没意见,何况这事他们的儿子并不吃亏!

我逮了个机会,一天晚上,把小铃子领回了家。爸妈早就知道我们俩谈恋爱了,对小铃子没有意见。首先,她是个可怜的女孩子(我爸心肠善)其次,她长得很好看。最后,她嘴甜,爸爸妈妈叫个不停。弄得我妈老说:我们真不争气,没生出个好点的孩子给你做男朋友。小铃子就说:爸爸妈妈,够好的啦。可到该睡觉时,妈非要和她睡一个房间,爸非要和我睡在一起!我气坏了,况且我最烦和爸睡了,他呼噜打得雷响!那夜,我一边想着小铃子的好”一边听着雷鸣”难受地要死!

三番五次,我不干了,提出过这样的意见:你们两位都不老,人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赛过金钱豹。现在妈是虎,爸爸是金钱豹,你们俩不忙活,光盯着我们怎么成。最好换换,你们睡一间,我们睡一间。我妈听了笑,我爸要脱了盖”我,说这孩子不学好,心思坏。不管怎么说,他们只管盯死了我们,不让我们干婚前爱爱”的坏事。

我决定另找地方,爸妈似乎知道我的心思,提前给我打了预防针—由妈出面和小玲子谈了话。至此以后,我一有机会向小铃子提出爱爱”时,她都果断拒绝我—娶了我再说吧。”小玲子是有个性的,她决定的事几头牛都拉不回来,我知道她的这个脾气,遂断了这条心。

后来,她出外打工,我复读考上了学,我们还接着谈,但由于接触的人和环境发生改变,我觉得我越来越和她没有共同语言了…终于有一天,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我们分手吧。她似乎早有意识,所以短信也没回。这场爱让我心里难过了好久,因为它存活了几年,但无内疚和自责,毕竟是对她没有做过什么。这时才突兀明白那时爸做法是对的,他们想让我做一个负的男人!

意识到这一点,今天在工作和生活中,无论我遇到怎样可爱美好的女子,我都能把持住自己的感情了。怀着对既有爱情的珍惜之心,我只愿意同婚姻外的任何有诱惑性的女子,把关系保持在一种友谊的水平上。是男人谁不想放纵一下自己的欲望?但做了就要负,否则他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了。

这是发生在十几年前的事了,我想我之所以还记得清,是因为:那笔财”告诉了我做个男人要尽责;那场爱”告诉了我做个男人要负责吧。尽责和负责,一个男人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男人吧。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铃子

铃子即铃铛。出自《水浒传》第四九回。

爸妈

影片《爸妈》,剧情梗概:某大学,王帅和李宁,生活上的贫富差异,形成了明显对比,暑假,李宁京城游玩。王帅在酒店当服务员,1200元工资王帅流出激动眼泪。遇到困难的李宁得到王帅热心帮助,毕业典礼上李宁说帅哥,谢谢!两人抱在一起…。陈大石,一个来自河北邯郸的90后男孩,凭自己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学习进步走上说唱音乐的道路,他坚信总有一天付出是可以成功的,现如今的他依然在在外地打工奋斗着,用自己的音乐记录着自己的生活,包括《我思念的》《逝去的童年》《回家的路》《爸妈》等作品,写出了自己对家对亲人的思念情怀。

南充男科医院咋样
蚌埠治疗男科医院
防止静脉血栓药物
友情链接